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政工園地 >> 稿件
持續全面深化改革擴大對外開放 不斷提升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
2019年12月03日14:33
 作者:孔德晶

    上海解放70年以來,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以服務國家戰略布局為主線,上海經歷幾次大的經濟體制和產業結構的轉型升級。得益于思想解放、大膽創新,上海取得巨大發展成就,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標桿之地。為進一步當好新時代全國改革開放排頭兵、創新發展先行者,不斷提升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上海應堅定不移貫徹中央部署,牢固樹立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堅持服務國家戰略,實施更加積極主動的開放戰略,打造改革開放升級版。

    一、上海解放70年以來的經濟發展歷程

    1843年上海開埠通商以來,受西方生產技術、經營管理、文化觀念和生活方式的滲透,上海逐漸具備了經濟中心、貿易中心、金融中心、文化中心等近現代城市功能。但是,外國資本通過政治強權和經濟實力雙重支撐,在相當程度上操縱和控制了上海的金融市場、外匯市場,乃至商品市場和要素市場。[楊建文,《戰略結構體制-上海經濟發展和轉型的理論思考》,載于《上海經濟研究》1999年第10期。]

    上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上海從“十里洋場”發展到“共和國長子”。1949年上海解放,上海從外向型商貿城市轉變為面向國內的生產中心城市,成為中國最主要的工業基地和財政支柱。在全國實行重工業優先發展工業化戰略以及社會主義計劃經濟體制的大框架下,上海從50年代中期開始實施第一次產業結構大調整,重點是在發展輕紡工業的同時,努力發展重工業(尤其是機電工業),以支援全國的工業化建設。

    上世紀80年代至今,上海從“改革開放后衛”發展到“社會主義現代化龍頭”。70年代末我國將改革開放確定為基本國策以后,上海也隨之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時期。上海40年的改革開放可分為三個階段:一是1978—1991年的追趕時期,即上海相對于全國的改革開放和經濟發展幾乎同步,甚至稍有落后。二是1992—2004年的提速時期,即上海借助浦東開發開放實現了快速的經濟增長,并呈現出相對于全國發展的比較優勢。第三產業、六大支柱產業和高新技術產業迅速成為上海經濟的新增長點。三是2005年至今的增質時期,上海第三產業占比、研發投入強度、市場化指數等領先全國的程度擴大,上海在經歷經濟高速增長之后率先進入結構轉化、動力轉換的新階段。[高帆,《改革開放再出發,上海面臨 四 大 格 局 變 化 》,https://www.jfdaily.com/news/detail?id =96510] 在“十一五”時期、“十二五”時期以及到2020年,上海為推進、落實基本建成“四個中心”(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大都市目標的不斷深化發展。

    二、上海解放70年以來取得的經濟發展成就

    新中國成立70年來,特別是改革開放40年來,上海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探索出了一條具有中國特色、時代特征、上海特點的超大城市發展新路,已成為中國改革開放的重要窗口和發展成就的生動縮影。

    一是綜合經濟實力持續增強。70年來,上海的GDP從30多億躍升到32700多億,人均GDP從80美元到超過2萬美元,達到上中等發達國家水平。以不到全國千分之一的土地面積,貢獻了全國近1/10的稅收總收入,已成為我國最大的經濟中心城市。

    二是經濟結構不斷優化。上海從單一的公有制經濟逐步轉向國資、民資、外資“三足鼎立”,現代服務業為主體、戰略性新興產業為引領、先進制造業為支撐的現代產業體系初步形成,第三產業占GDP的比重從1978年的18%提高到目前的70%左右。

    三是城市功能全面提升。上海在全球金融中心指數排名位列第五,口岸貨物貿易進出口總額占全國的27.9%、全球的3.4%,居世界城市首位。國際集裝箱吞吐量連續9年居世界第一,貨郵和航空旅客吞吐量分別位居世界第三、第四。2018年,全社會研發經費支出相當于全市生產總值的比例為4%,每萬人口發明專利擁有量達到47.5件,技術合同成交額超過1300億元,正在加快向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進軍。

    四是高水平開放格局基本形成。改革開放以來,上海累計實到外資2400多億美元,F有跨國公司地區總部687家、外資研發中心448家,是我國內地外資總部型機構最多的城市。“走出去”網絡遍及全球178個國家和地區,“一帶一路”建設成為上海對外經貿合作的新機遇和新空間。

    五是人民生活水平穩步提高。2018年全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6.4萬元。軌道交通運營線路長度達到704.9公里,居全球大城市首位。改革開放40年來,人均期望壽命從73.35歲提高到83.63歲,達到世界先進水平;城鎮人均住房建筑面積從7.4平方米提高到36.7平方米以上。人均綠化面積從1949年的0.132平方米提高到目前的8.2平方米。[ 《全面提升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上海當好改革開放排頭兵》載于《人民日報》2019年07月03日07版]

    三、上海解放70年以來的經濟發展經驗

    (一)堅持黨中央的堅強領導

    上海是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地。新中國成立以后,在黨的五代領導核心的親切關懷和歷屆市委、市政府的領導下,上海各級黨組織帶領上海人民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在社會主義建設中取得了重大成就,上海發展成為全國最大的經濟中心城市。2006年胡錦濤同志在“兩會”期間提出“四個中心”的任務、“四個率先”的要求,并在“十二五規劃”對上海的發展明確定位為到2020年上海要基本建成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航運中心之一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大都市。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上海抓住一系列重大戰略機遇,深化改革開放,推動創新發展,中心城市核心功能持續增強,城市綜合競爭力持續提升。

    (二)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

    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是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也是改革開放的初心和使命。上海解放70年以來,中國共產黨始終堅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不斷改善人民生活、增進人民福祉。幼有所育、學有所教、勞有所得、病有所醫、老有所養、住有所居、弱有所扶……這正是中國共產黨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價值體現,更催生了改革開放的洪荒之力。解放70年以來上海取得成就離不開上海人民艱苦卓絕的奮斗,他們解放思想、開拓創新,發揚知難而進、勵精圖治、奮發圖強、埋頭苦干的精神,開創了上海的經濟建設和城市發展的新局面。

    (三)堅決服從服務國家戰略

    上海是全國的上海,其未來發展與民族復興、國家昌盛息息相關。70年來,上海嚴格按照中央對上海發展的定位和要求,堅定不移服從服務國家戰略,積極為全國高質量發展創出新路。解放初期,全國實行重工業優先發展工業化戰略以及社會主義計劃經濟體制的大框架下,上海開始實施第一次產業結構大調整,以支援全國的工業化建設。70年代末我國實行改革開放,開發開放上海浦東新區,上海開始調整產業結構、進行經濟體制改革。“九五”、“十五”期間中央提出要把上海建設成為現代化國際大都市和“四個中心”(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航運中心)戰略目標。在“十一五”時期、“十二五”時期以及到2020年,上海處在推進、落實基本建成“四個中心”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大都市目標的深化發展階段。

    (四)堅決落實改革開放基本國策

    改革開放是上海這座城市最鮮明的特質,改革是最大動力,開放是最大優勢。浦東開發開放是黨中央與國務院作出的重要決策,也是我國改革開放進入一個新階段的標志。浦東不斷探索特殊政策和管理體制,在外商投資、發展對外貿易等方面為中國開拓國際市場積累了經驗,在體制創新、產業升級、擴大開放等方面都走在全國的前列,促進了20世紀90年代長江三角洲經濟的起飛與發展,推動了長江三角洲城市群的崛起,促使其成為世界第六大城市群。浦東開發開放以艱苦創業的歷程和舉世矚目的成就,成為“上,F代化建設的縮影”和“中國改革開放的象征”。

    四、探索構建上海高質量發展新路徑

    在當前外部環境發生明顯變化、國內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上海發展面臨諸多發展困境的背景下,上海應按照“穩中求進、進中求變、變中領先”的總體思路,圍繞增強城市核心功能,聚焦關鍵重點領域,在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航運、科技創新中心的核心功能建設上取得新突破,在品牌建設、制度創新、對外開放、創新創業、全球網絡、發展平臺、人才集聚、品質生活等關鍵領域打造新高地,全力推動高質量發展、創造高品質生活,努力走出一條符合超大城市特點和規律的高質量發展新路。

    (一)上海探索高質量發展新路的必要性分析

    一是面對經濟全球化新調整、國際投資貿易規則深刻重構,上海需要在更高層次發揮新一輪改革開放試驗田作用。當前世界正處于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全球經濟治理和國際經貿體系面臨不少新形勢、新挑戰。以WTO為主導的多邊貿易體制在一定程度上面臨邊緣化,發達國家主導的雙邊和區域協定加快推進。這些新的國際貿易投資規則通過高標準的談判方式,追求高水平的貿易投資自由化和開放度,對我國擴大開放造成的影響不容忽視。上海浦東自貿試驗區緊緊圍繞制度創新這個核心開展了一系列改革開放先行先試,但開放試驗和制度創新與高標準投資貿易規則仍有較大差距。上海必須抓住國家擴大開放的重大機遇,積極推進國際高標準投資貿易規則的改革試驗,為我國參與全球經濟治理和規則重構貢獻力量。

    二是全球新產業革命和科技競爭日益興起,上海需要大力推進現行體制機制和管理方式創新。隨著全球新一輪產業革命的步伐不斷加快一系列引領性、前瞻性技術創新不斷涌現,將有產業形態帶來巨大沖擊。抓住新技術革命的機遇,一方面會形成很多新的經濟活動、新的商業模式、形成經濟增長的新動能。另一方面,用好新技術來改造提升傳統產業,將帶來傳統產業實現彎道超車的機遇。但上海在現行體制機制和管理方式還有很多不適應的地方,具體表現監管部門分割不適應產業融合的要求;現有監管注重主體監管和事前監管,缺乏適應新產業發展需要的行為監管和事中事后監管等。上海亟待順應新產業革命的要求,大力推進體制機制和管理方式創新,進一步提升發展活力。

    三是深層次改革攻堅任務仍然迫切,我國深化放管服改革對上海提出更高要求。我國改革開放已走過40年歷程,當前正在進入深水區和攻堅期,與以往相比,改革的深刻性、復雜性和艱巨性前所未有。上海作為我國改革開放的排頭兵與先行者,必須以更大的力度深化制度創新,深化改革開放,持續保持先發效應。目前上海發展中強勢政府對市場的替代仍在一定程度上存在,需要更好處理政府與市場的關系。政府職能需要加快轉變,市場機制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發揮不足;土地、能源、資本、人力資源等要素資源配置權力仍然大量掌握在政府手中,政府干預過多的現象依然存在;多元化市場主體培育和市場環境建設有待加強,國有企業大而不強、活力不足的問題仍然存在,民營經濟和中小企業發展環境有待改善,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尚未完全形成。

    四是“一帶一路”和長江經濟帶建設深入推進要求上海進一步提升服務國家戰略的能力。我國開放布局不斷調整擴大,全面開放新格局正加速形成。上海需要主動承擔國家使命,進一步強化上海的龍頭引領作用,推動與長三角、長江流域聯動發展,形成區域合力,共同代表國家參與國際競爭,發揮服務全國、對接世界的樞紐功能,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率先探索形成參與國際合作競爭的新優勢。但目前上海服務國家戰略的能力還需要進一步提升,全球資源整合能力有待增強。如作為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核心區,金融服務功能在很大程度上仍主要面向國內,尚未成為“一帶一路”乃至全球的融資和交易平臺;全球航運資源配置能力、航運效率、國際航空樞紐競爭優勢都還有待提升;服務長三角和長江經濟帶的能力亟待增強;聯通國際市場的貿易樞紐港的作用還有待提升;服務長江經濟帶企業對外投資橋頭堡的功能有待進一步發揮。[李鋒 史曉琛《浦東新區開發開放四十年歷程、經驗與深化思路》載《科學發展》2018年第12期]

    (二)上海探索高質量發展新路的目標定位

    2017年,國務院批復“上海2035”城市總規,提出建設“五個中心”,建成“卓越的全球城市”。中央正按照全球城市的標準和發展邏輯來變革上海。按照中央對上海的定位和要求,上海要加快建設國際經濟、金融、貿易、航運、科技創新中心和文化大都市,建設卓越的全球城市和具有世界影響力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大都市;要主動服務“一帶一路”建設和長江經濟帶發展等國家重大戰略,在深化自由貿易試驗區改革上有新作為,當好新時代全國改革開放排頭兵、創新發展先行者;要加強與周邊城市的分工協作,構建上海大都市圈,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世界級城市群;要進一步發揮龍頭帶動作用,推動長三角地區實現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更好引領長江經濟帶發展,更好服務國家發展大局。

    2018年6月27日,十一屆市委四次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上海市委關于面向全球面向未來提升上海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的意見》,由此,上海邁向卓越全球城市有了更具體的藍圖。上海將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按照“當好全國改革開放排頭兵、創新發展先行者”的要求,堅持新發展理念,面向全球、面向未來,著力構筑新時代上海發展的戰略優勢,全面增強城市核心功能,在推動長三角地區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中發揮龍頭帶動作用,努力實現高質量發展、創造高品質生活,不斷增強城市吸引力、創造力和競爭力,更好地代表國家參與國際合作與競爭,加快建設卓越的全球城市和具有世界影響力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大都市。

    (三)上海探索高質量發展新路的工作思路

    上海走到今天,靠的是改革開放;上海要走向更加輝煌的新時代,要靠更高層次的改革開放。上海要按照中央對上 海發展的定位和要求,堅定不移推動改革開放再出發,積極為全國高質量發展創出新路,提升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一要強化對標意識。對標國際最高標準、最好水平,面向全球、面向未來,在新的時代坐標中堅定追求卓越的發展取向。二要堅持問題導向。著力攻堅克難,著力補齊短板,著力解決制約上海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三要始終服務大局。充分發揮中心城市輻射帶動作用,更好服務長三角、服務長江流域、服務全國。

    (四)上海探索高質量發展新路的主要舉措

    1.以國際視野追求卓越發展

    上海要站在國家經濟中心、卓越全球城市的戰略角度,主動對標國際最高標準、最好水平,不斷追求卓越,打造世界級產業、文化、購物、服務品牌,全力服務全國大局、集聚配置全球要素資源和代表國家參與全球合作競爭。

    堅持規劃引領、文化先導、生態優先、科技主導,布局人工智能產業鏈,打造總部企業集聚區,成為全球人工智能新地標。發展新能源和智能網聯汽車產業,打造世界級汽車產業中心。發揮特色優勢,在上海外灘啟動新一輪提升,傳承金融文脈,匯聚全球資源,打造世界級金融地標。打造南京西路世界頂級商圈。打造世界級水鄉古鎮文化休閑區和生態旅游度假區。

    2.以協同融合推進品牌建設

    一是協同推進“四大品牌”聯動發展。以打造服務品牌帶動制造品牌、文化品牌協同發展。以國家知識產權保護示范區、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范區為基礎,為知識產權保駕護航,為知識產權保護提供服務和支撐,打造知識產權交易平臺,為創新創業、技術創新交易提供方便。在科技成果、知識產權等領域串起一條“服務鏈”,促成高端產業、先進制造業、文化創意產業發展。通過技術與文化產業的融合,創造出一種新的模式,為年輕的群體打造更豐富的文化產品。以發展互聯網影視產業帶動打造互聯網文化品牌,通過辦好互聯網影視峰會、推進互聯網產業帶的建設、互聯網影視產業集聚帶進行電影的制作發行,為更多影視產業鏈企業提供發展空間;以發展電子競技產業帶動打造綜合性購物品牌,打造“電子競技集聚區”,將電影院升級改造為音樂、文化、創意基地,成為集電競、音樂、文化、體驗、休閑為一體的綜合體。

    二是深度融合提升品牌效應。注重將多種功能深度融合,打造綜合性品牌,提升品牌效應。順應消費趨勢,把握潮流,把握消費者的需求,改造提升商業,按照“一線、一街、多點”的戰略,打造商旅文體游購高度融合的消費品牌。打造南京西路世界頂級商圈,發展后街經濟,打造成集文化、旅游、商業、消費體驗于一體的綜合商業街區。整合藝術、人文、自然和商業元素改造升級豫園商城,同時,將豫園商城向西延伸,鏈接新天地淮海路區域,與外灘金融中心以及復星藝術中心共同構成一個融合文化、藝術、娛樂、消費、金融、商業和自然景觀的綜合功能片區。

    3.以創新智能驅動城市發展

    一是以創新培育新興動能。圍繞在重大的科研、核心關鍵技術實現重大突破,把制度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把研發成果轉化成經濟實力,加快信息技術與制造技術、服務業與制造業的深度融合,實現上海制造邁進到高端制造、智能制造,邁進到價值鏈的中高端。發揮在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興戰略產業上的優勢。打造以總部商務、科技研發、生態綠地為核心功能,以居住、服務、休閑等為配套功能,集聚發展一批智能制造、高端服務等產業的科技智慧城,發展智能制造,成為上海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創中心的重要承載區和聯系服務長三角的重要功能區。

    二是以創新加快改造煥新。注重創新改造,通過形態的改造、業態的調整、功能的提升、生態的再塑,讓老建筑以及老建筑所在的街區呈現出一種全新的韻味。通過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來改造提升傳統產業。通過新舉措、新機制、新生態來催生、激活新型生產方式,讓傳統制造企業,包括老品牌、老字號,更好地得以活化和利用。注重以創新重振老字號品牌。探索老字號機制的改革,鼓勵老字號創新商業模式,應用新的技術,采用新的營銷方式,激活老字號品牌。

    4.以資源優勢打造特色品牌

    一是深挖區位資源優勢,帶動長三角區域協同發展。充分發揮區位優勢,聚焦長三角高質量一體化發展,協同打造張江長三角科技城、長三角農創路演中心、長三角現代農業園區田園五鎮”綜合體。高質量建設G60科創走廊,形成“一廊一核多城”的空間布局規劃,展現出強勁的科創驅動效應、強勁的產業結構調整、強勁的先進制造業投資、強勁的輻射帶動戰略態勢。推進環淀山湖地區古鎮和環太湖古鎮聯動開發,打造世界級水鄉古鎮文化休閑區和生態旅游度假區。

    二是厚植生態資源優勢,打造全生態品牌。一切從生態出發,堅守生態底線,厚植生態優勢,創新全生態理念,推進生態島品牌的建設,打造上海四大品牌生態功能區,即生態服務品牌、生態制造品牌、生態購物品牌、生態文化品牌。打造綠色生態交通、交通工具生態化、道路系統生態化;加快發展都市現代綠色農業、生態休閑旅游業、海洋裝備制造業和新興產業;加強與世界的交流、交融,在海島文化、鄉村文化融合新的文化內涵,培育新的世界級生態島文化。

    三是借助文化資源優勢,打造文化新品牌。傳承歷史根脈和文化基理,打造文化標志。借助海派文化發祥地、先進文化策源地、文化名人集聚地的文化優勢,打造以“信仰之源”為核心的紅色文化傳揚地、以“創新創業”為特質的海派文化薈萃地、以“三個百年”為底蘊的江南文化涵養地。充分挖掘上海開埠之根的歷史文化、外灘萬國建筑博覽等老建筑,著力打造國際文化大都市引領區。以“海派文化之源”為主題,聚焦魅力衡復、徐家匯源、藝術西岸這三大文化子品牌,打造家門口的文化新地標。充分發掘保護建黨歷史資源,開發紅色旅游精品線路;提升保護歷史文化名鎮。

    5.以提升服務優化發展環境

    一是精準化服務,優化營商環境。加強制度創新,提升政務服務能級。制定形成著力優化營商環境行動方案,從投資貿易便利化自由化、市場運行秩序、創新創業環境、政府經濟治理水平、法治保障等方面推動營商環境改革。深入推進互聯網+政務服務,強化數據共享和協同應用,加快推進網上審批。強化要素供給,提升服務產業能級。強化政策、資金、平臺、法治環境等要素等精準供給。創新人才政策,提升人才服務能級。實施系列人才工程,推出“才聚上海”計劃、“人才優享卡”等人才服務,推進“人才服務無否決窗口”建設。

    二是精細化服務,優化生活環境。在提升居住條件方面,對老公房進行提升改造,建設精品小區,打造美麗街區。推進舊住房成套化改造,重點打造美麗樓組。推進進網格化片區的綜合管理,滿足托老、托幼強烈需求。加快舊區改造的進程,通過拆落地重建、里弄房屋成套化改造、里弄社區微更新等多種渠道推進“留改拆”綜合試點,處理好風貌保護跟居民居住環境改善的關系。在提升生活質量方面,推進百座公園建設,將融合休閑、文化、體育、健康等多種元素,為百姓打造公共開放生態空間。構建四網融合交通體系,包含國家高鐵網、上海軌道交通網、松江有軌電車網和地面公交網的綜合交通體系。打造社區商業,辦好家門口公共文化服務站,推出“家門口的政務服務”。

 

    (作者單位:寶山區司法局)

[關閉窗口]
明利配资